老婆这两天老毛病愈发严重,平安夜,陪她去医院。

在地铁站,有人又开始臭美,要拍照。凝视着镜头里的这个女人,我的全部生命。

沈从文说,“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我想说我也是,我们都是幸运的人。

愿所有的人都能平平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