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不知道吃什么,我问楼下蔬菜超市里的青年,什么蔬菜烧小排,他推荐山药和萝卜,于是我买了萝卜,其实这两个领导都不爱吃

从冰箱里拿出小排解冻,天冷了,不太容易,水先泡着

领导发信息说:有饭局,不回来吃饭啦!

我一个人还折腾啥,面条了当然。不饿,不着急。

书架上扫描一圈,翻出茨威格的《象棋的故事》,自从我们的班车不固定以来,我就不带书车上看了,不熟悉的环境里看书不自在,我讨厌坐我旁边的人头探过来问我看的什么书,甚至伸手来翻看我的封面

PP血管疼,我趴在床上,翻到最后关于茨威格的中短篇小说看了10几张纸

我曾经问领导一句话“人一般看书看到什么程度可以自己写本书出来?”这是我看到别人的书的时候总好奇的问题。领导总是回答我“因人而异”。的确。于是我对他说“以后我也出一本书,哪怕读者只有你!”,他说“我永远是你的读者!”

看到经典的句子我就摘录下来,但我总不能坚持,全凭兴致,看到优美的句子我就自然联想到高等数学,遥不可及。

同事打电话过来,谈起今天大老板邮件中那个“我打过电话了!”的隐射,我一直在努力做那20%的人。谈今天白天开会的事情,一个部门经理面对新老板的新思路,新政策感觉压力太大,有放弃的意念,墙倒众人推,其他部门经理立显嘴脸,这人情世故,人未走茶先凉!话来语往,半个多小时。

喝杯热水暖和暖和!一边感叹一边起身煮面去。

一把面条,两把青菜,一个鸡蛋,和着昨天的鸡腿汤,我咕噜咕噜吃了一大碗面条带汤,我想说的是那个碗很大,平时是领导专用的,碗大,吃起来果然豪爽!吃完手脚渐渐暖和起来!推开碗起身!

跑到镜子面前端详半天黑眼圈,顽固得无法消灭,只能对着镜子做几个鬼脸,实属无奈。

屋子里来回踱步,做为消化运动,饭后百步走,活到99。

从门到窗户21步,从窗户到门也是21步!起点是终点,终点又是起点!

领导不在家,我当家,打开电脑,写下这段流水记事!

起身,洗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