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天父母在身边,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状态,好多年都没有了。和他们在一起的每一秒钟,都能让我找到童年的影子,那些我没来得及珍惜就已经溜走的时光,我人生的前十八年。那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回忆是衰老的开始,以前经常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感觉疲惫而消沉;而现在回忆中的点滴又成为现实,人一下子又变得年轻了。人生的相对论。

明天,在我们结婚一年多之后,我们两边的的父母终于要第一次见面了。相隔几千里的两家人,因为我们的交集而走到一起成为至亲的一家人,相当的让人感慨万千。

晚饭,一家四口围坐桌前,我看着他们,两位老人我的父母,一个女人我的妻子,这就是家。这是是避风的港湾,也是再次起航的码头。在家里,丢掉一身的疲惫,卸下所有的伪装,作为男人的责任让你重新积蓄起力量,义无反顾的向前。

三十岁就要来了,在我即将失去年轻而又不太年老的时候,脑子还足够灵活,求知欲还相当强,很多事情能看得明白,很多东西已经看淡,我喜欢现在。

最近在读赫拉巴尔,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很诧异,以为自己的想法还那么容易受影响,太多的认同,其实只是很多东西跟我脑子里的一样,只不过不会表达,没有出口。这就是共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