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门前有个庙,准确的说是个道观。因为修在我们小区的一个角落上,每天我上班都要绕着它走一圈,看着它每天不同的变化。

每到初一十五,道观里面就会烧起高高的香,烟气升腾,比我们小区的楼房还要高,从旁边走过有时能熏出眼泪来。除了这两天之外,基本上这个道观门可罗雀。每到烧香的日子,道观外总停着很多车——汽车、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有很多老太太跑来上香,也有一些年轻人,总的来说,女的居多。

我这人爱胡思乱想,每天走过这里的时候,我都会从庙门往里看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道士,跟全真七子那样的,可是一次也没有见过。每次看到出出进进的都是俗家人的打扮,而且男男女女都有,这道观果然不一般,生冷无忌。每到初一十五,在庙门口坐着收香火钱的也是俗家人,一男一女,中年人。我都怀疑这里面到底有没有老道,如果没有老道,那还叫道观吗?晚上路过的时候,总会想那日光灯照耀下的空调房间里面究竟是什么人。

那些所谓的善男信女每到上香的日子,就排着长队去烧香磕头上贡,有贡水果的,有贡点心的,有贡酸奶的,还有贡茶叶蛋的。虽然他们的样子很虔诚,但是我绝对不相信他们是信仰道教的,我想他们也许连殿里面的几尊像是谁都不知道。如果这里不是个道观,如果是个和尚庙,他们也一样会来烧香拜佛,如果是个教堂,他们也还是会来做礼拜。他们需要的就是有个玩意儿让他信,具体是什么无所谓,来者不拒,反正是个安慰。

我不是教徒。曾经有一段时间很痴迷佛经,把《金刚经》和《坛经》都认真看过,其中确实有一些道理,关于看待看待事物的方式。关于生死。但是我没有成为佛教徒,因为佛理本身是对生命的探索,是一种哲学,但是后来的佛教就成了死板的有条条框框的宗教,释迦摩尼也从一个导师变成了佛,成神了。《圣经》也曾经通读过,旧约是很好的文学,新约里面有很多的智慧,很多的话都可以直接拿来指导我们的生活。但是我无法成为基督徒,虽然基督教的条条框框比佛教少得多,可我还是没有办法狂热起来。

虽然我没有成为一个教徒,但是并不是说我读的那些宗教典籍就没有用。里面的一些思想已经融入到了我的世界观之中,指导着我的生活和我的思想。就好像我读任何一本书一样,有用的就吸收,没用的就扔掉,而不会完全投入的盲从。

我好像是个怀疑论者。我总是抱着一种怀疑一切的态度,有些人们认为美好的,我却认为是丑陋;别人认为高尚的,我认为是虚伪。先否定,再思考,再考虑是否接受,这是我对外界给我的信息的反应。所以我无法虔诚。

我有信仰。我相信因果,我相信付出会有回报,我相信多行不义必自毙。

我不相信缘分,我不相信没有付出而单凭缘分就能获得什么,如果是那样,那缘分也太扯淡了,所谓缘分天注定那是用来泡妞的伎俩。如果付出了但是没有收获,那是你劲儿没使对地方,别怨天尤人。

这几天缅甸的佛教徒在举行游行,虽然我不信仰宗教,但是我尊敬他们,因为他们有慈悲的菩萨心肠。如果宗教是用条条框框而不是用美德和爱来约束信徒的话,那就跟迷信没有什么两样了。

希望缅甸僧尼的行动能给人民的生活带来改善。

希望昂山素季早日获得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