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到了我高中的网站,想回忆一下我的青葱岁月,结果发现很多东西不一样了。我高中的班主任好像混了个教导主任的位子,就是每个学校里最心理变态的那个人。

学生开始有统一的校服了,就是全中国中小学生差不多都一样的运动装。遥想当年,我们学校是旗帜鲜明的反对统一校服的,为的就是让学生的个性自由发展,并以此为荣。那时候我们都是就别着一校徽牛逼闪闪的在县城里面晃的,别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是一中的学生。我一直觉得到了高中还让学生统一穿一样的运动服,会让学生产生性别认知障碍。

现在老师也统一着装了,一个个男老师像极了奋斗在餐饮行业第一线的国家干部和暴发户,一个个女老师则像是国营饭店的服务员。

那时候我们一个年级只有四个班,都是从全县各地优中选优考上来的,现在一个年级有10个班,花钱都能来。那时候每年都有不少人考上重点大学,现在升学率不低,考取的学校却越来越不怎么样。

我的母校紧跟着时代的步伐,一步步的与时俱进,一遍遍的否定自我,一点点的泯灭个性。

这些年我在脑海里一遍遍的回忆你的容颜,可再见面,你却整容了。

不是我忘记了你,而是你已经变了样子。


看这个小胖丫,一会儿采访别人,一会儿又被人采访,忙得不亦乐乎。应该又是哪个领导的孩子,这是我们学校的光荣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