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次是从上海南站出发,头一次到那里,很新,很干净,看上去像个飞机场。穹顶很高,空间很开阔,没有一般火车站的杂乱和压抑。

2
一觉醒来,行至兖州。路上的荒草黄绿相间,已显出衰败,但一定不比东北的萧瑟,我的家乡现在应该一片深秋景象了吧。

3
每次路过沧州,就想起“镖不喊沧州”的老话,想象中这里的人一定特彪悍。

4
对面铺住着一对母子。他妈看着是个暴发户,每说三句话就提一下她家的钱和两套房子,穿着又土又贵的衣服。她儿子一看就是被惯坏了,说的话没几句正路的,津津乐道于自己高中时候打架和大学时候胡混。

晚上她儿子听新闻联播的时候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他妈赶紧让他闭嘴,教训他可不能说国家啊政府啊什么的,说认识的一个人打电话开了个玩笑,就被抄家了,还丢了工作。我在旁边继续和老婆胡说八道,她直用白眼珠瞟我。

5
坐长途火车,遇到个态度好的列车员是件幸运的事儿,要是再能遇到个一路都比较干净的厕所,那可真是幸运中的幸运了。

6
最后一晚,上来一对情侣。女的很像我高中一同学,那同学大学时候也跟我一个学校,经常带着不同的男朋友在校园里招摇。后来毕业她去了法国,后来就失踪了,或者说是我失踪了。

7
又一觉醒来,到了东北了,我的家近了。

8
到家了,一切顺利。还是家好啊。

使用Wordmobi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