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矫情的,每次要回家之前的几天,总是心绪烦乱,这就是近乡情怯吧。这种感觉是没有离开过家乡,或离家时间不长的人所感受不到的。最近这十余年,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每年和父母在一起也就一个星期,所以也格外的盼望和珍惜。

老婆还没见过东北的秋天,这次带她回去感受一下。不知道为什么,非常想带她去看看我曾经见过的那些从上到下没有一片绿叶子,通体金黄的白杨树。秋高气爽,在上海这种地方几乎体会不到。这里没有蓝天,总是雾蒙蒙的,看不到高天流云;空气温吞吞的,里面还有说不出的什么味道,夹杂着下水道的污浊和汽车排出的毒气。有时候早上起来打开阳台的门,清冷的空气吹进来,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北方。但似曾相识的味道转瞬即逝,因为缺少了冷冽的风和风带来的凝结起来的水汽。

两天的火车下来,第一天在家睡觉也会觉得床在晃,据说长年出海的船员,刚一下船都会站不稳。每次回家之前盼着回家,可刚到家又不适应,虽然是自己从小的家却又有一种陌生感。在家待几天之后又急着想出来,也许在外漂泊惯了的人都这样吧。

我们都像飞在天上的风筝,有一根线一直拴着你,那一端是父母的牵挂,这一端是我们的思念。我们享受这种束缚,却又想飞得更高更远。

想想,为什么情怯呢?是因为怕见到父母又一次跳跃式的变老?是怕记忆里熟悉的那些东西已经不在了吗?还是自己跟上次回去并没有什么长进?也许都有吧。

现在的生活,套用黑暗塔里枪侠罗兰的说法,就是“卡”,就是被一种比命运还复杂的东西控制着。有时候你知道应该往哪去,也知道一定会到那,可总有些东西是你绕不开的,就算你在这里躲过,也会在下一个地方出现。那么,索性就一头撞过去好了,管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