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辫子

领导昨天MSN上跟我提议要吃饺子,今天休息在家,我们就动手包饺子。

饺子皮子可以买,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做馅,之前都是包芹菜饺子,在菜场走了一圈,发现芹菜很老,于是改包卷心菜的。每次做饺子馅的肉都是领导亲手切的,菜场的绞肉机,谁知道干净不干净呢,绞得那么碎乎再洗都没肉味了,还是切出来的香,但这都要辛苦领导了,谁让你的神刀手呢!

一边看《非常完美》,一边吃的饺子,我还是比较喜欢章子怡的,《非常完美》她自己是制片人,据说现在票房已经很高,这个片子她一改以往风格,依然这么亲切真实,喜欢。

今天家里人比较多,领导和我,弟弟妹妹,还有妹妹同学,两锅饺子都吃得光光。吃完饭,领导给我扎了两个小辫,像解放后的女知青那种的小辫,再加上一个卡哇伊的发卡,顿时年经了很多。

我跑到小花房间去走秀,她开玩笑说,别装嫩了,都奔三的人了!我天天都23,23也算奔三,哈哈

过去了的9月2日,是学生开学的第二天,却也是当年我工作的第一天的日子,我相信每个人应该记得自己第一天上班的日子,就像不用刻意去记,也知道自己的结婚纪念日那样清晰。人生有几个转变呢,出生、说话走路,上学、工作、结婚、为人父母。。。

想想一路走过来的这条路,我也年轻无邪过,记忆里8年抗战的初期似乎没有苦涩的味道,有点酸酸。

8年前,我们一群20左右岁的孩子,抱着满腔的热情,离开学校,迎着长江、黄浦江,来到这个城市,赤手空拳,单身一人,相信当时更多的应该是迷茫带着丝丝无奈,但这样的感觉似乎没有那么的刻骨铭心。有些事只要你愿意,它会慢慢从你记忆里消失,有一天突然闪现在脑海的时候,让你开始怀疑这是曾经发生的还是自己臆想的。。。

东方红号上彻夜难眠的那个夜晚,我们几个连10块钱也不舍得花,只要出10块钱,就能有个空调房间可以看电影,可以靠着椅子睡一晚上。如果不舍得,那只能被驱到露天的甲板上去,甲板那头时时传来拖长的鸣笛,脸上拂过的是飕飕的夹着露水的江风,疲惫一天的神经撑着一张一合的眼睛,想睡也真的睡不着,睁着眼睛也忘记了天空是否有闪烁的星星,只记得那个漆黑的夜空,一夜,或睡或醒,再次睁开眼睛天已经蒙蒙亮,江面上太阳却不是从东方升起来,因为从那时起我就转向了。。。

靠近码头的旅店,是我们第一个落脚的地方,我不知道门朝着东西南北哪个方向,来到这个城市,注定我没有方向感,就只能把东南西北打乱着让自己努力辨认,好让自己不要迷失,打地铺的旅店,横七竖八地躺着一群酣睡的女孩,相信大家梦里展开了飞翔的翅膀,开始追逐自己的梦想

辗转了大半个月,从上海的一个角落到了另外一个角落,我们终于上班了,一部分人面试上了,一部分人被唰了。

面试上的7个女孩人后来一起住到了黄浦江边的集体宿舍里,3个上下铺,加1个双人床,其他什么也没有,水池在门口。3个男孩在另外一条街上的合租屋里。

提着蜡烛通过长长的过道,走到尽头就是公共厕所,女孩们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躲在里面洗澡,一个人在里面洗,一个人在外面放哨,因为女厕所的背面就是男厕所。我却一点不记得我是否在里面洗过。因为从现在推理我一个人是不敢去的,万一进来一个人怎么办。当时我是这群人里面最小的,最没有社会经验的,最不愿意主动和别人说话的,最干瘪,最面黄肌瘦的,所以一直几个月都还没有交到和我合拍的姐妹,我就习惯了独来独往。但感觉总算安定下来了,尽管集体宿舍和在学校时候差不多,不是想象中的社会生活。

最有意思的是,那时候中饭和晚饭都是吃食堂,几个月我只走过两条路,一条是集体宿舍到上班地方,一条是每个月发工资后集体宿舍到邮局,两个方向,都大概10分钟以内的路程,我一直都不敢去其他地方,怕走出去不认识回来的路,自然不知道最近的菜场在哪里。后来跟其中一个姐姐一起去过一次,觉得那个菜场是那么的遥远,要拐2个弯,加1个红绿灯,心里暗自佩服:这个姐姐真厉害,这么远的菜场也知道,了不起!!!

可能因为大家太寂寞了,慢慢的,一起来的男男女女,三个男孩分别和没有结婚的其他3个互相恋爱了,那时候我似乎还没有到恋爱的年龄,晚熟。好像也没人看得上这个貌似非洲难民。有2个男生后来一段日子居然睡到我们宿舍,大明大方的。另外一个大姐,大概比我大7-8岁,已经在老家订婚,也和一个比她小大概5岁的男生恋爱、约会,晚上大家都睡了,她才回来。再后来,她未婚夫从老家来过一次,那晚上也睡在我们宿舍,再再后来她回老家了,听说怀孕了,我隐约听到别人议论,这个孩子是谁的问题。。。。。。那时候以为恋爱就是这样子,现在发现这群人可真够前卫、真够混沌的,8年后的我反倒不能接受她们的过去这样的胡搞乱搞了

一年多的集体宿舍生活,再后来大家渐渐分开来住,都找到各自的房子搬离了集体宿舍,最后剩下我和另外一个大姐,她老公在新加坡打工,我们两承担不起房租,只能另外找房子,于是我们搬到相隔2个站台的另外一个弄堂里。

从集体宿舍到合租单间,我和大姐姐有了一个比较大的厨房,有橱柜,有冰箱,房间里还有个梳妆台连着柜子,好欣喜,觉得一下子过上了好日子,好歹有点家具,休息天还可以烧烧菜,越来越像过日子了。弄堂里同样连排住着的都是上海人,他们过的日子也和我们差不多。。。。。

后来,大姐也辞职了,我一个人又搬过两次房子,一次和一个上海老太太合租,她在另外里面一个房间,我在外面一个房间,最好玩的是,老太太每次去她女儿家都会把冰箱用布条捆起来,生怕我吃他们家冰箱里东西或者用她们家冰箱,哈哈,典型的上海小气老太太。

后来认识了丁,她和男朋友分手后就和我一起搬到一个阁楼上,再后来她又谈一个又搬走了,聚聚散散,离离合合。

一起来这个城市的同学渐渐都离开了我们工作的地方,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不知道她们现在如何,是否结婚、生子、为人妻、为人母?

认识领导后,告别了上海老房子生活,住进了盼望已久的公房,曾经觉得这些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但一切都会改善,当年我觉得理想的生活就是天天洗淋浴、天天喝牛奶,现在想想,多么简单质朴的愿望,而我现在的愿望就是在这里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

有时候我总在想,当初我在他们中间并不是最优秀的,如果她们中的一些人留下,也许现在混得比我好,但没有也许。一年年过去了,成长的经历一幕幕浮现,谁没有流过泪,被排挤,被打压,咬紧牙也就过去了,回想起来,这些都是那么的难得可贵。

我不能说我现在很成功,成功是没有明确界线的,只在你自己心中的那根线,一步一步地,一切都朝着自己想要的去的方向发展,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那比什么都重要。因为随着年龄增长的还有其他种种,我只能说:这些年,值了,过去的我稚嫩,现在我依然年轻,热血沸腾,因为我的路还很长,现在依然是漫漫人生路的开端,只是抗战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