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读完了这本《额尔古纳河右岸》。

这是一部靠语言和情绪支撑起来的小说,并不是很对我的胃口。读它不是因为它得了茅盾文学奖,而是因为它的作者迟子建是我老乡。其实得了茅盾文学奖的小说也并不一定就怎么好,不怪这个奖,是大环境使然。得过这个奖的小说,我读过的,就只有《白鹿原》看不厌,《平凡的世界》都不禁读。

回到这本《额尔古纳河右岸》。我是先读的书后的《跋》,整部小说所有的情绪也都在这篇《跋》里面了,也就是引述作者的一篇文章里面的这一段。

面对越来越繁华和陌生的世界,曾是这片土地主人的他们,成了现代世界的“边缘人”,成了要接受救济和灵魂拯救的一群!我深深理解他们内心深处的哀愁和孤独!当我在达尔文的街头俯下身来观看土著人在画布上描画他们崇拜的鱼、蛇、蜥蜴和大河的时候,看着那已失去灵动感的画笔蘸着油彩熟练却是空洞地游走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了一团猩红滴血的落日,正沉沦在苍茫而繁华的海面上!我们总是在撕裂一个鲜活的生命的同时,又扮出慈善家的样子,哀其不幸!我们心安理得地看着他们为着衣食而表演和展览曾被我们戕害的艺术;我们剖开了他们的心,却还要说这心不够温暖,满是糟粕。这股弥漫全球的文明的冷漠,难道不是人世间最深重的凄风苦雨吗?

我老家齐齐哈尔在内蒙古草原边上,是汉族和蒙古族以及鄂伦春族、达斡尔族、赫哲族杂居的地方。我的同学有不少是少数民族,当然也有的本来是汉族,为了考学加分跟着本家的某个少数民族亲戚改的少数民族户口。最多的是蒙古族,不过从名字上基本看不出他们和我们有什么区别。

初中的时候,我有个很要好的蒙古族朋友,他跟我说他上小学的时候最头疼的是上蒙文课,太难了。因为他们年轻一代生活中根本已经不说蒙语了,更不要说读写蒙文了。他们这一代蒙古族人,离草原越来越远了,他们不会说蒙语,不会骑马,没住过蒙古包,除了户口本上民族栏里写的是蒙古族,他们和他们的祖先已经相差越来越远了。

其实所谓的民族自豪感是很淡的,民族自卑感却很强。我接触到的那些在我们那种汉族占多数的杂居区里的少数民族,他们并不像电视里面那样喜欢穿着民族服装载歌载舞时刻脸上洋溢着笑容。他们不想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他们是主动的想被同化,他们已经不能回到草原去过他们祖先的那种生活了。

沟通的顺畅和人的流动,注定让弱小群体越来越快的被所谓的主流所同化,他们的文化也随之消失,这就是全球化的结果。我们让这些民族的文化消失,我们的文化也同样受着外来文化的冲击。有人为之拍手称快,有人为之哭天抢地,如果有一天,我们的传统全都消失了,那会是什么样呢?历史是不可逆转的,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们就再也回不来了。

这本书基本是在厕上看完的,都是网络害的,以后应该尽量用大块的时间多读书,少上网。

补充一点。因为是把主人公90年的人生集中到20多万字的篇幅中,所以,在小说的下半部,书中的人物一个接一个死掉,看着很诡异。

《额尔古纳河右岸》迟子建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62页  ¥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