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同事要走,周五吃的散伙饭,人不多,但氛围很好,没任何多余的人哗众取宠,这很难得。这样的饭局不需要人多,华而不实,我喜欢这样自然而一点不拘泥。

离别是什么?大多数同事的离别其实是后会无期的。我的伤感主要出于自私——等我离开的那一天,或者已经没有几个这样真挚的同事为我送行了,喝这一杯杯饯别酒(以茶代酒)

说不再有机会说的话,发自肺腑。

大家都太不容易了!为了彼此各自的目标走到一起,或为挖人生的第一桶金,或为养家糊口,或只是暂时的跳板,大家都是本分的为了一个月定期到账的那笔数字,不可缺少的那部分。

人要真不为名利而劳命奔波,也许却真的没有战斗力了。

这个同事脾气性子慢,属于温热型的,和高节奏有点格格不入,做管理的温热可以,但爆发力不可缺失,或许是他离开的主要原因吧,他说上海的步伐太大太快,跟不上拍子了。

我也曾想过这个问题,我一直在为我们是否应该在上海安家落户而徘徊,大中国,大上海,消费高,门槛高。匆忙的脚步使我们错失了很多真正轻松享受成果的片刻,而给自己的说辞是:只因为我们年轻,享受不是年轻人生活的主旋律,其中又有多少伤感纳入其中呢?

于是乎对自己和身边的人呐喊到:Come on !Co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