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酷暑难当啊

上海连续高温了几天,热得小狗也开始拉舌头了,感觉浑身粘糊糊的,原来怕热和胖瘦不是正相关的

天一热,人就精神不起来,这么高的温度真精神了,别人都会因为你神经了

当年我们曾经睡阳台上避暑,眼睛一睁也就是新的一天翻页了

这两天虽然很热,但傍晚的小风还是嗖嗖的爽阿

我跟领导开玩笑说我还要睡阳台,他说非得把我绑起来,不然被风 吹跑了

有树的地方夏天就应该有知了的,楼下就传来知知的叫声

我问领导老北话知了怎么说,他说东北没有知了,所以也就不知道,我们那里土话叫假螺,大概是来源知了到一定时候就会金蝉脱壳只剩下空壳留在树干上,等我们以为抓到它的时候,其实是个空壳,是个假的

不知道知了 是不是除了夏天出来,其他时间都是在春、秋、冬眠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