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到了,手上又开始起很小很小的水泡,隐隐有点痒,最近在蜕皮,去年也是这样,只能说我的肌肤年龄已经到了新陈代谢的阶段了,不过还不说,蜕了这部分还是挺白的,啊哈哈

去年过敏的时候去华山医院看,排了1个多小时的队,看了不到5分钟,说是抵抗力不行,体质差之类的,可我想问的是为什么我却总不会轻易感冒,轻易头疼发热,就是容易夏天皮肤过敏呢?所以我不能苟同医生的说法,觉得技术不咋地

去年PP疼,中山医院看了外科,B超出来是脂肪瘤,这个医生又让我照核磁共振,我不相信这么严重,觉得这个核磁共振只有重症病人才需要去照。于是偷偷看了另外一个医生,这家伙更是离谱,他又让我住院观察,厥倒,当时吓得眼泪鼻涕一打把,以为自己快要XX了,领导也速速赶到医院。

核磁共振还是照了,在地下,当时在门外听到里面机器铿铿的声音心里颤颤的,进去了也就那么回事了

在没有拿到很磁共振结果前,我们老板给我介绍了他一个在肿瘤医院的同学,教授级别,熟人最起码不会坑你,他先安排我去做了个穿刺,化验结果没有发现肿瘤细胞,很多淋巴细胞,让我放心,没有大碍。

拿到中山医院的核磁共振后,我又去这个教授帮我看片子,片子结果是血管问题,是不是血管瘤还需要确认,于是他又推荐我去中山医药的血管科一个朋友那里确诊,之前3个全是男的,血管科的这个是个女的,望问了一下,说我这个没有大碍,胚胎细胞变异导致,等影响正常生活了再去找她,不需要吃任何药调理,我死活让她给我开了点活血祛瘀的,让自己心里踏实一些。

事隔1年了,PP有时依然会隐隐的有点疼,但都没有到她说的影响正常生活的地步,也因为这个我每天上班时间坐一会就起身走走,别让PP常时间血液不畅通,养成了一个健康的习惯。

很巧的是,我血管变异的这个位置,领导那现在是一条大疤,所以我做好了早晚要挨一刀的打算。因为我们身上大大小小的疤痕位置都是一样的,唯独他比我多了这么一道,这么想想突然就觉得豁然开朗了,难以解释的想法。

有医德的医生越来越少了,只能健将康康的自保了。

身体棒棒的,才有本钱去革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