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kley说我最近黑了

Sunny说我最近憔悴了

Mike说我最近状态不好

衍射,无法伪装的人,种种迹象都表现出来了

为了不被晒黑所以我赶早班车,我早起半小时,睡眠少了所以憔悴了,看似不长的路如果自己坐车要折腾40-50分钟,身心疲惫,选择赶早班车是上策,认了吧,更何况这种没有经过正式条文批评的野鸡操作手段也没准在哪天被扼杀了,在此感谢吴师傅冒着种种危险让我享受这样的待遇

关于上下班时间转变问题这个季度是没有希望了,蜗牛式的审批方式加上H同志的办事态度至少需要365年。。。这次我突然很麻木了,没有很难过,真的没有很难过。也许是在自己意料之中的事,习惯了这样的办事方式吧!群众中总有出谋划策的同志,都说去找J,呵呵,领导总有领导紧急要处理的事,总去“纠缠”别人却真的不是我的风格,性格所使,无奈

很多事情不去想真的也就罢了,我们无法主宰它的走向,而它往往总是绕开我们计划好的路线,任性的走下去,不沾边也不搭界,越走越远

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