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今年叔叔家堂弟考试

印象里,高考从我们上一届开始就变成6月了,似乎每年都是7~9三天,也不知道有啥特别意义,我觉得没道理啊,因为每年春节后的那学期不一定都是同一天开学啊,为啥要同一天考试呢?奇怪转眼间已经8年了,想想挺可怕的,抗战 8年江山也打下来了,我这8年数数手指头可没几件数得上成就的大事,唯一不同的是我现在都是个老江湖了,没有离校的青涩了。

今年貌似没有我们当年的那么热,虽然天气预报说今天35度,但阳台上吹来的风儿还是足以凉爽我们一下午的。

我们家3个人高考的时候都分到一个学校考试,那是镇上最好的学校,离小姨家很近。但我们3个人高考的结果却是3个等次。现在走着3条不同的人生道路。

还记得那年高考的3天,每天吃好中饭都被强迫睡个午觉,但当时即便闭着眼睛也是睡不着的,躺在床上能清晰听到堂屋里大家刻意压低声音在聊天,小坤同学会因为大声喧哗而遭受大家的呵斥。

那年每场考试前都是小姨父骑车送我到学校的。后来由于结果不理想,我曾决心不再去小姨家,觉得愧对了小姨的盛情款待,很傻的想法。说来也巧,自那年以后到现在,这么多年也真的没有到过小姨家,她们家现在已经有了大房子。小姨除了打工,还倒腾蔬菜基地里的蔬菜,起早贪黑的。小姨父据说也是打双份工的,这个从小在我眼里孤言寡语的斯文长辈,也不怕脏不怕累,为了生活不辞辛苦着。人总是需要突破自我的,这点他是楷模,值得现在的年轻人学习。

现在想想,小姨父应该是巨蟹座男人,顾家,沉默型男人,我们家族里的男人都是这样的。哈哈

也还记得高考英语和1班的一个男生一个考场,并且邻座。他也是我远方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我们是同一年生的,他比我小几个月,据说小时候都是他欺负我的,曾把我欺负得躲在桌子下面不敢出来(这些都是他跟我吹嘘的,我不记得)。那年我还帮他作了弊,但没被老师发现。记得除了听力和写作,他的选择题都是我给他的答案,后来貌似他的英语及格了。他妈后来还特地当面跟我道谢,他后来考到哪个学校也没有联系,只知道上次回家,听妈妈说他结婚并在去年有了儿子,生为人父了。

我自己对3年高中的印象已经比较模糊了,大概是自己不愿意去回忆,渐渐也就淡忘了。印象里还是初中和小学比较深刻点,主要是高中少了初中小学时的光环,当大队长和班长的感觉和仅仅英语科代表的感觉当然是两样的,风光少了,记忆自觉收敛许多,我是个虚荣并好强的人,这是本性,所以现在依然没变。

印象里的高一,班主任是地理老师,那时候地理是副科,如果选择理科的话。寝室一个女生热衷言情小说,每天租很多回来熬夜看,我们也跟着沾沾光。记得一次政治课看言情小说,被没收了,不记得什么名字的,只记得是席绢的,也难怪现在政治一直考不过,当初就没好好学。

印象里的高二的英语老师头发好少,但英语教得很好,我们班3个英语特别好的女生,经常会被叫起来背课文,默单词,等等。其中一个叫什么艳的,比较高傲,跟寝室的人都不合群,孤芳自赏类型的,曾被我们班男生一拳打成了1只熊猫眼。

印象里高三经常拎着录音机往返办公室到教室,给班级放英语听力。当时听力好到100%正确,英语老师索性不让我做听力题,负责帮她放听力磁带了。现在似乎没这个大能耐了,都交给老师了。还记得,那时候后学期的英语考试都是选择题,涂2B铅笔类型的,阅卷的时候老师就是把阅卷样张的正确答案扣个洞,然后透过挖空的地方阅卷,结果就会有很多同学钻空子,单项涂多项,会被判定正确。。。。高中选理科班,自己理科却不太好,物理,对力,磁场不感冒,综合分数最后自然不高。现在偶尔提起来的时候,领导会开玩笑,要是当初我和他一个班,他就帮我补习了,可要真那样,当初他应该看不上一个干瘪的黄毛丫头,完全营养不良的祖。

现在想想自己那时候有个怪毛病,比较在乎别人的看法,做任何事喜欢考虑别人会怎么看,总想做得让别人夸声好,然后再努力去做,比如如果老师不重视自己,学起来就没有干劲。现在貌似依然有这样的毛病,孩子,这就叫替别人活,这可要累了自己了!通过高考,能说明一些问题,分析高考,能发现一些问题,回想高考,能反思一些问题。

祝愿今年的莘莘学子都能如愿考到自己理想的大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