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领导就是一个百科全书,他是从做我师父一直做到“领导”等级的,形容女人的得力用贤内助,我们家这个是否应该称为贤外助呢?(此处外有外子的含义,哈哈)

他的价值已经渗透到我的神经里去(当然是利用价值),我总觉得自己是捡到一块金子,他的光芒已经照耀了我前进的道路,照亮了我的工作、学习、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写下上面这段话后回头再去看的时候,如果别人这么说,我会毅然怀疑这是恭维并套路的腔调,但这些在我的键盘和指尖却真的是潺潺而出的。(“潺潺”这个词硬是我要表达却想不起来怎么拼读也不确定怎么写,我表达下意思,我们家字典就告诉我它们是这个摸样了)

我自认为现在的状态,正是我们关系的一种良性发展,当我自己有不会的东西的时候,甚至同事有不懂的问我而我也不知道的的时候,我第一个就会想到领导那里去求解,而他总给我最满意的答复,而绝大多数都是他现有才能的运用,也有少数是他为了我的问题而去特意地学习。

有人说,以一方对另一方的崇拜为开始的婚姻,幸福指数不会持续很久,但我相信,在互相进步,共同前进的推力下,又有什么理由不幸福到老呢!

当我不经意间提起喜欢谁的书,想看什么类型书的时候,一周之内,这些书就会神奇出现在书架上、床头,那种所想即所得的快感,任别人去猛力地意会吧!

一篇全英文的培训材料带回家预习,领导怕我学不透,他可以把所有纲要给我翻译出来,让我英文对照了看,当我打开英译汉版本的瞬间,心真就那么被颤到了,那种感觉是无法言喻的。

一科没有时间看的教材,领导会熬夜给我整理好笔记,让我在1个星期多的临阵磨枪后考出71分的成绩,这在我的考试历史上算是高分了,我能不为之感动吗?

有一些供应商很弱智,我要的东西总不能提供给我要的样品图式,当我被他们的低智商折磨到极点的时候,我会到领导那里去装可怜,于是我简单跟他描述一下我的要求,他就能火速做出我要的效果图纸,哪怕我的要求再苛刻,他都能神奇地交给我满意的答卷。

有了领导设计的神奇图纸,我就可以直接交代供应商按照我的要求报价,中间省了确认图纸的周旋,工期缩短一半,效率能不高吗?

每每这个时候,领导会批评我说,不是供应商智商低,而是我这个上帝太能伺候了,因为我的要求总是很高,太要求完美,我用我的完美主义悄悄榨取着领导的免费劳动。

当这一件件传奇事件的发生后,我脑海里总会浮现一丝丝念想,如果我和领导合作干一番小事业是不是应该天衣无缝呢?我们家有很多我们智慧产物,那些是我们默契的结晶,足够我们洋洋得意很长一段时间。

有了这么一个宝贝,我就不自觉地在同事谈话中假装不经意地炫耀一下,这时候J会经常提醒我,“你以后在你们家不会有地位,你们悬殊太大,他那么优秀。。。。”

其实两个人生活,什么叫谁有地位呢,互相尊敬就不存在地位高低,一切是不应该有界限的。

我相信我们彼此的付出总是发自内心的,无怨无悔的,不需要任何刻意的回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