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有饭局,吃得饱饱、满嘴大油地回来。

领导吃剩饭,小花自己煮面,家庭主妇不在家,就是这么冷清,连饭都吃不上了,原来我这么重要,美美地自爱一下

今天的饭局是集聚上海、广州、南京、北京4地的同事,算是囊括了大陆的所有根据地了,最难得的一次聚会,所以大家都有理由去放纵,去突破,去肆无忌惮了

就连我们老板,居然破天荒地地喝了一口小葫芦仙,还点上了一支烟,惊得所有的人都差点把眼珠瞪出来,一点不夸张,嘘声一片,哇哇大叫的都有,因为平时他只是雪碧、可乐、王老吉,最多红酒的,黄酒和白酒是从来不沾的,这是我们跟他相处6年来大家有目共睹的。

我还不太能理解今天会师的远大意义,但是连老板都豁出去了,下面的人也就放开了,但我依然坚持滴酒不沾,要喝家里有的,口子一旦放开了,下次就不好收拾,尽管我骨子里认为我也是能喝点的(我的过分自信竟然衍生到了喝酒上,超级自恋狂)

最离奇的是Z,这么开放的人喝醉了是这个样子的,说、唱、舞、跳、摔都出来了,就差在地上打滚了。男人的本性在喝醉了就会暴露无疑了,我不喜欢当众说荤段子的男人或者女人,有段子自己两口子在家说说就为止了。

散场的时候最搞笑,Z是在一群人抱腰拦截下才阻止了他去追另外一个女同事,吓得我连忙躲得远远的,真害怕他看到女人就扑上来。。。。那如饥似渴的样子啊!不过话说回来,有些女人就好这一口,所以我一直相信,男人和女人勾搭上总是双方的因素。因为Z除了这方面我不喜欢外,其他为人还可以,对他本人没有厌恶。我脑海里想的是,这家伙今天这般的狼狈,明天怎么面对今天在场的大伙,哈哈!!难得放纵一下,也真难为他老人家了!

北京人还真能喝,Z作为我们上海的酒桌主力都喝成这样了,老北京居然面不改色,举止得体,他们说海龟喝洋酒过来的,酒量都可以。我们Z喝醉了居然还敢和这个定居意大利两年的老北京对英语。

有点庆幸当初我们家领导一度拒绝调到南京的决定了,两地分居对于意志薄弱的男人的确是一种考验,对他的家庭也是一记重磅。不过我知道,我们家领导不是这样的男人,万幸。每天一杯黄酒算是滋补的,家里的打火机也只是成为点蚊香的工具而已。

说饭局是次要,因为我喜欢怀着平静的心态观察餐桌上的一个个人,这个时候他们才是更真实的,放出了办公区域,到了饭桌上最能看到一个人办公桌上没有的一面。

G的用人之道还是有一套的,这也是一种艺术。

这样的饭局其实也就是多一双筷子的事,他能运用好这样的机会,给下面的人一点点沾沾自喜,应该说他的情商比较高的。做大事的男人就应该有这样的智慧和豁达。这点女人就差得远了,同样两个直接上司,一个会怕你露面多了抢了风头,一个就能借着这样的机会说是让你见见世面,认个熟脸,以后好联系业务,觥筹交错之间是会增加彼此的熟识度,其实他是变相地对下属日常工作的一种犒劳,这样的差别就会轻易俘去一片忠诚,我承认他得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