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可以说是又清闲又忙碌。这样的状态隔一段时间就要出现一次,心境总是要从平静到躁动,再归于平静,然后开始再一个启程。

上次回家,匆忙中给王小花相了个亲。头一次参加相亲活动,而且是以女方家长的身份,挺有意思的。本来应该挺严肃的事儿,我们弄得都不怎么严肃,有一阵儿我不得不强忍着,要不就得笑场了。后来结果怎么样我们不知道,好像两个人都不怎么主动,所以可能不了了之了。

如果认准了目标,主动是必须的。当初为了把老婆追到手,我每个月可是长途电话好几百块,短信千八百条。欲修成正果,可没那么容易啊。而精神上的,相思之苦、心怀忐忑、烦躁不安、无尽的等待,更是不得不付出的爱的代价。

我们虽然结婚还不到一年,就已经开始回忆从恋爱到结婚这几年的的一步一步了。在生活中若总是绷着一根弦的往前真的挺累,偶尔回头看看一路洒下的面包屑,也别有一番滋味。

那天相亲一结束,那小男孩刚走,老婆就让我赶快上网看看他什么星座,看看什么个性什么性格。我一直觉得星座什么的都挺扯淡的,不过老婆的话永远要听,老婆安排的事儿永远要做。

当时间和耐心都成了奢侈品,我们只能靠星座和血型了解彼此了,不问苍生问鬼神,真是遗憾啊。我们用几年的时间成为朋友,用几个月的时间成为恋人,再用两年的时间终于成为夫妻。这样的效率现在看来,也许成本太高,但我们都相信慢工出细活。

有时,天生的惰性会给出很多的假设和借口,这让曾经的自己曾经的理想总是和现在的自己若即若离。

生活中太多的如果和太少的但是,让我们在理想和现实两端跌宕起伏。是这样吧?

今天给老婆的头上撞了大包,很心疼。也挺后怕,要是把聪明伶俐的老婆一下子弄傻了,可上哪说理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