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星期时间,夏天呼的一下就冲到眼前,今天已经34度了,胖子的苦日子来到了。

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里面这段描写很经典,在冬天读起来都能感到一阵阵燥热,寒冷的日子里,我常拿出来取暖。

   太阳刚一出来,地上已经像下了火。一些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灰气低低地浮在空中,使人觉得憋气。一点风也没有。祥子在院子里看了看那灰红的天,喝了瓢凉水就走出去。
   街上的柳树像病了似的,叶子挂着层灰土在枝上打着卷;枝条一动也懒得动,无精打采地低垂着。马路上一个水点也没有,干巴巴地发着白光。便道上尘土飞起多 高,跟天上的灰气联接起来,结成一片毒恶的灰沙阵,烫着行人的脸。处处干燥,处处烫手,处处憋闷,整个老城像烧透了的砖窑,使人喘不过气来。狗趴在地上吐 出红舌头,骡马的鼻孔张得特别大,小贩们不敢吆喝,柏油路晒化了,甚至于铺户门前的铜牌好像也要晒化。街上非常寂静,只有铜铁铺里发出使人焦躁的一些单调 的丁丁当当。

他写的是北京的夏天,我感受过,火辣辣的太阳透过干燥的空气砸在人身上,让人睁不开眼抬不起头浑身冒火。上海的夏天又是另外一种热,身上始终粘嗒嗒的,手摸到哪里感觉都能粘上。空气像高温而又稀薄的水蒸气,呼吸都困难。

夏天是东北最好的季节,站在玉米地旁能感到凉爽,藏在树荫下能感到凉爽,走在小河边也能感到凉爽。城市里,只有躲进空调房才行。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了吗?很不一定。

买了一台体重秤,主要作用是用来提醒自己,正减肥呢。如果不好好的考虑一下减肥的事情,不光是对不起老婆,也对不起这台秤了。

中午带饭在公司吃,带饭的基本都是女同事,她们的饭盒都很袖珍,我的大饭盒一拿出来,就让我有一种负罪感。可是不吃又饿,下午下班的时候都走不回家,饿得胃抽筋。唉,我也有苦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