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且行 发表于 2006-6-7 23:41

这几天同事老二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成天把“假模假式”这个词挂在嘴边,看什么都是假模假式。

早上上班打卡,他说真TM假模假式,晚上也是,一分钟20块钱,真不要脸

领导批评了,他说真TM假模假式,明摆着杀鸡给猴看嘛

领导表扬了,他说真TM假模假式,光表扬,也不给加工钱

同事配合他了,他说真TM假模假式,一群假积极

同事不配合他了,他说真TM假模假式,都给我装孙子

有人恋爱了,他说真TM假模假式,女人都不能相信,越是漂亮女人越不能相信

有人失恋了,他说真TM假模假式,这玩意儿本来就是装的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说这些,我并不是说他人品有问题,其实这都是断章取义,我想说的只是他对“假模假式”这个词的滥用。事实上,他是我一个哥们,能和我称兄论弟的人,肯定都错不了。

我本人极度讨厌假模假式,假模假式的装纯真,装真诚,装深情,装沧桑,装正义凛然,装坚贞不屈。有时候有的人装的很像,而且沉迷在假模假式里面,自己都信以为真。人撒一个谎,然后为了圆这个谎言,再继续撒谎,然后再继续,到最后除了面部皮肤超强的人之外,不是使自己无地自容就是精神分裂,何必呢。

说到这又觉得自己犯了一根筋的毛病。我是有点一根筋,这我承认。不过就像我觉得假模假式不对一样,我也觉得一根筋不对。

一根筋往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一根筋往往很倔犟,一根筋往往很固执,一根筋又往往单纯的要死。

我有个哥们也是一根筋。今天和他在MSN上谈到他的终身大事,我俩一起感叹。我和他相交数载,从未见他交过女朋友,甚至几乎没有见他和女人稍微靠近一点。不过,我向毛主席保证,他的性取向绝对正常。他只是一个一根筋的完美主义者,他坚信十年前暗恋的那个女同学才是他一生的追求,虽然人家已经结婚生子。对于这样的人,劝起不了多大作用。有时候我会旁敲侧击他一下,结果他马上一脸阶级斗争状:对你这样一天天犬儒起来的人表示同情。作为铁哥们,对他现在的状态,我不忍装作视而不见,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头两天我去找他喝酒,席间他和我说了说公司的事儿。他上头给他安排完工作,第二天偶尔问他一句,你喜欢现在做的工作吗。他一下子傻眼了,一下子手足无措了,脊背上凉气顿起,鸡皮疙瘩布满全身。后来通过别的同事了解到,这只不过是他们的头儿在外企养成的习惯,问这个问题纯属无意。我听他说完,立刻抓住了他的把柄,靠,你丫也犬儒了吧。他当时面有愧色,灰头土脸,以一副憨直的傻笑承认自己不再完美了。

一个一根筋的完美主义者,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了解到自己并不完美的犬儒主义者的另一面,也许并不是坏事。至少可以放下矜持的架子,和我等草民同流合污,我为他感到高兴。我也曾是一个纯粹的一根筋式的完美主义者,但是慢慢的发现,在追求完美的过程中反而离完美越来越远,只有在和完美保持一定距离的时候才能更加头脑清晰的靠近完美。

老二的矛头终于转向我了,昨天他对我说,我发现你最近也有点儿假模假式了。我早有准备,对他猛攻,靠,你TM不假模假式,我看你丫是一根筋,你们全家都是一根筋。他听了一愣,继而一阵开心的淫笑,一脸满足,像是刚跟18岁小老婆洞房完了的老淫棍。他拍拍我的肩膀,走,晚上找几个人打台球去。我知道,我一句话治好了他的癔症,从此不用再听他的口头禅了,这个世界清净了。

一个摇滚青年的清新视点,一群市井小民的自娱自乐。一篇语无伦次的新鲜出炉。各得其所。毕竟,谁的人生都不如故事完美,而我们也没有必要继续活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