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不存在的一天,所以这篇博客我也是没写过的。

那年我八岁,但是我的记忆无比深刻,多亏那时候我家是黑白电视,否则,真不知道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童年阴影。

我在那个城市呆过两年,那里曾经是全国人心中的麦加,即使现在,我妈妈心中最想去的地依然是那。两年的时间,我没有在那驻足过片刻,每次路过那片空旷的地方,我都想早点儿逃离。从来没去看过升旗,降旗倒是见过一次。长安街被截断,在公交车上不得不看。

那一年,有很多比我现在还小许多的年轻人在那个最寒冷的夏天,染红了这块地方。

天灾不停被人提起,人祸却避而不谈。其实天灾不能避免,人祸却可以使之不再发生,这么说,记住倒是好事,避而不谈是最愚蠢的办法。让人记住一件事情的办法就是不停的提醒他要忘记。

这些年,我们更物质更商业了,更没有理想了。我们表达的途径更多了,可是空空的脑袋里却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了。

但是我们相信,一切总会变的,一切总会变好的。双手沾满鲜血的人,就算长命百岁也注定要遗臭万年。

等着瞧吧,看你横行到几时。

[audio:BOS.mp3]